中国企业网财经

“日本式通货紧缩”应当从培育新产业入手

2020-09-14 10:44:11 网络

在其他国家眼里,日本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国家,年年放水,但是年年通货紧缩,以至于任何上台的日本首相都会把解决通货紧缩视为第一要务,比如说当年的安倍经济三支箭,就是直指通货紧缩以及日元币值过高的问题,当年有一句笑话:

日元跌,安倍王!破五再连任,破四当天皇。

通货紧缩是比通货膨胀更难处理的问题,良性的通货膨胀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美联储就把通胀定在2%,由此可见2%的通胀属于良性,但是即便是1%的通货紧缩都是很大的问题,通货紧缩带来最大的问题就是消费不足。

举个例子,你今天1万块可以买一台电脑,我告诉你2个月后只需要9000就能买台电脑,你现在还会买吗?当然不会了。

上个世纪初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通胀率开始下行,到1994年,核心通胀率已经低于1%,此后日本央行开始大幅度降息,到1995年,政策利率已经降到0.5%,到1999年,政策利率降到零,这在当时各国都是闻所未闻的。

但是依然没什么用,不但没用,日本的大规模紧缩时代开始,核心消费指数从1999年到随后的三年,每年都下降1%。

2001年的时候,日本央行终于受不了了,开始了QE,央行通过贷记负债端储备账户扩大货币基础,加大购买日本政府债券和其他资产的力度,到2006年该计划暂停的时候,日本央行资产持有从110万亿日元上升到150万亿日元,相当于当时日本GDP的30%。

有用吗?

没用,核心通胀率依然保持在-0.6%

2013年,安倍经济学诞生,日本央行防守一博,别人是“量化宽松”,日本是“量化宽松”+“质化宽松”,别人是QE,日本是QQE,日本央行承诺大规模购买日本国债,每年增加60到70万亿基础货币,承诺延长日本国债到期期限,承诺新政策框架,直到通胀稳定或者高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

通货紧缩 培育 新产业

日本央行这等于是甩出了核武器,此后央行资产负债表迅速增长,日本国债持有量从140万亿,两年内上升到380万亿,同比基础货币增幅也与之相似,可谓前无古人,美国和欧盟都叹为观止。

在日本央行的大力刺激下,日本十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大幅度下降,失业率也同步下降,核心通胀率终于从-0.6%上升到2015年的1.2%。

当时整个世界都在欢呼“安倍经济学”的成功。

然而就在2016年,日本核心通胀率再次开始回落到0.5%,而此时日本央行已经持有40%的日本国债,债务比重抬高,日本迫不得已,只能在2016年搞起负利率。

可以说安倍经济学基本上是失败了。

从中也可以看到,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单纯依靠货币政策是不足以扭转大局的。货币政策有自己的极限,超出这个极限就不是动动货币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问题在于:多发了那么多钱,居然还是通货紧缩,那么多发的那些钱去哪了?

货币是一市场交换的媒介,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应该是这么运行的:

银行贷款-----企业生产----个人收入----银行储蓄----银行贷款

以此往复。即企业从银行获得资金,企业开始生产,招工,个人获得收入,个人把收入存入银行,银行把存入的资金再贷出去,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这只是理想情况,实际上由于消费不足,有时候需要一个公共投资循环,即:

财政支出---公共事业投入---个人收入福利---个人消费---税收收入。

这种循环主要是政府通过公共投资来刺激需求,这种循环很多国家也在用。

但是日本的循环更奇怪,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企业为了消除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开始大量减少银行借贷,导致民间投资严重不足,而且由于日本银行不断的QE,导致日本市场资金泛滥,流动性过剩,所以日本银行现在的问题不是“找不到储蓄”,而是“手里钱太多,贷不出去”。

由于日本财政赤字居高不下,为了解决赤字问题,日本又必须增加国债来支付持续增加的社保费用和债务,于是日本还有这么一种循环:

银行----国债----社保开销----个人储蓄----银行

银行----国债----财政赤字----国债支出----银行

即:

银行购买政府的国债,政府获得资金投入社保开销,居民从政府发的社保获得资金,存入银行。

银行购买政府国债,政府获得资金来清偿财政赤字和国债费用,政府支出的钱再回流到银行。

如上两个循环所示,这两个资金循环根本没有介入到实体经济,也就是说日本不管发再多的债务,再搞量化宽松,这些钱甚至都不会流到实体,政府大规模的举债,不是为了投资和消费,而是为了偿还过去的债务,当然会形成通货紧缩。

最终的结果是,这场资金游戏,日本政府承担了大量的国债,而银行之类的金融机构享受到了资金回报,而资金根本没有流入到实体经济,大量的资金涌入金融市场,造成日本实体经济的货币流转不足。

而导致这个模式出现的结果,不是因为日本的货币政策,而是因为日本国内出了问题。

“消除通货紧缩”本身不应该成为一个政策目标,“通货紧缩”是国家经济运行出现问题的一个表象,这正如各位感冒一样,感冒的“打喷嚏,流鼻涕”这是症状外向型的表现,实际上可能是因为病毒入侵人体导致的,因此 通过消除“打喷嚏流鼻涕”,来表象性解决感冒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

资金之所以不流入实体,一方面是日本没有形成良好的投资渠道,没有形成更多的创新,也没有新的产业出来,只有新的产业出来了,新的产业可以产生良好的经济预期回报,资金可能才会转入到新产业。

在日本看来,中国有新产业可以投,是一个无比幸福的事情,比如说前几年轰轰烈烈的移动支付,这几年的芯片制造,无论“移动支付”怎么评价,它是一个“新产业”,是可以“吸引资金”,而对于日本来说,没有什么新产业,也吸引不了什么资金,用“一潭死水”来形容日本经济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从去年开始,日本不少企业开始学着搞移动支付,相当多的公司都不了了之,甚至连docomo这种公司都犯了很多愚蠢的错误,《日本经济新闻》报道,docomo的移动服务存款被盗问题频发,导致docomo不得不停止了新用户注册。

欧洲数据机构要求脸书(Facebook)不得将数据传送到美国,这个消息上了知乎的热搜,欧盟已经开始重视数字经济问题,我在公众号前几个月一直反复的讲,来回的讲,讲到我自己都想吐的“欧盟数字经济即将发生大变革”,如今真的慢慢应验了。

这就是一个内在需求性驱动的典型,欧洲的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和没有新产业有很大的关系,没有新产业就无法吸引新的资金,资金就会一直在金融部门来回流转,而无法介入到实业,这和欧盟自身的数字经济强还是不强没有一毛钱关系,为了经济向上,欧盟必须强力出售干预。

日本也是一样,日本经济新闻今天也登出一个消息:

通货紧缩 培育 新产业

在日本的中央和地方行政手续里面,只有12%可以通过网络申请,绝大多数只能依赖手写材料,纸质表格和传真机到现在在日本还在大范围应用,光一个“电子政务”就足以让日本诞生一些新的企业,产生一个新的产业。

日本的新首相不应该和安倍一样,来回的在货币政策上打转,而应该积极的推动新的产业,必要的时候使用行政命令。

我们看到了日本的问题,同时也要想中国未来即将遇到的问题,当然现在中国可能还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毕竟目前要解决的事情太多,光一个“国产化”问题就足以要搞十年,芯片国产化,工业软件国产化,这些新的产业多少都会吸引资金。

美国越禁止,则这一块的需求量越大,需求是发明之母。我最怕的是美国突然放宽了限制,导致国内有一帮人会嚷嚷着要求“与国际接轨”,然后放弃了自研,那问题可能就更难办了。

当然,这么说也有我一点私心:我就是想看看美国的数字公司是怎么在全世界被逐渐驱逐的。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中的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请以中国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媒体为准,本站不做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权管各成员国的数字货币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