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从价格指数变化看美国未来发展战略

2020-09-30 15:43:21

价格指数是不同时期货币与购买力的一种比例关系,对于GDP而言,价格指数往往又代表了通货膨胀率。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元又是国际贸易的主要货币,也是比较各国GDP水平的计量单位。美联储作为美国的货币发行方,主要策略就是将通货膨胀率维持在一个相对较低水平。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上图是根据美国商务部网站数据整理的美国价格指数变动情况。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通货膨胀率(价格指数)的增速明显提升,上个世纪80年代初,美国通货膨胀率接近4%,是二战后通货膨胀率最高的阶段。进入90年代后,美国的价格指数基本都在1%到3%之间波动,通货膨胀率的增长也基本都在2%左右。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上图是美国服务业价格指数的变化趋势。从1950年到2018年,美国服务业产值占GDP的比重从45%增长到68%,除了自身产值的增长外,价格指数的快速增长也是服务业产值占比增长的另一个主要原因。金融保险地产租赁业、专业及商务服务业、教育医疗社会救助业、文娱休闲餐饮业、和其它服务业价格指数都保持了比较快的增长趋势。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除批发业外,其它主要服务行业价格指数增长率呈现出很大的相关性,其中商业及专业服务业、教育医疗及社会救助业、信息、运输及仓储服务业的价格指数年增长率都超过了10%,是这段时期美国通货膨胀率较高的主要原因。

在信息技术发展的推动下,信息服务的价格指数从2000年开始呈现下降的趋势,这与信息服务业对劳动力的需求较少有着直接的关系。

与居民消费最直接相关的零售和批发业价格指数都出现了负增长,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这两个行业与其它主要服务性行业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势。

金融资产和劳动力依赖程度较高的金融保险地产租赁业、商业及专业服务业、文娱休闲餐饮等行业,价格指数的持续增长成为了2010年后美国价格指数增长的主要原因。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上图是美国商品制造业价格指数变化趋势。从1950年到2018年,美国商品制造业产值占GDP的比例从45%下降到不足20%。作为曾经产值占比最大的行业,美国制造业产值占比从28%下降到11%,是产值占比下降幅度最大的行业。制造业外移及价格指数增长速度相对较慢,是美国制造业产值占比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制造业价格指数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进入了负增长,直到2005年,美国制造业价格指数才开始呈现出增长的趋势。价格指数的再次增长,也是美国制造业回归的一种表现。

基建和公共设施(水电煤气供应)等行业商品的生产和消费基本与美国本土价格水平相关度较高,价格指数呈现出与服务业相似的增长趋势。而农林牧渔和矿业的价格指数不仅与美国本土业务相关,也受国际贸易价格的变化的影响,这两个行业的价格指数变化呈现比较大的波动。2010年后,这两个行业的价格指数下降幅度较大,说明美国在这两个领域的国际贸易议价能力较弱。同时也说明美国在这两个行业中的运营收益水平下降幅度较大。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上图是美国非耐用品制造业价格指数变化趋势。从1950年到2018年,美国非耐用品生产行业产值占美国GDP的比重从12%下降到5%,其中食品饮料烟草行业产值占比下降幅度最大,而化学品的产值占比则有所增长。食品饮料烟草、化学品、纸制品等行业价格指数总体保持增长的趋势,同时也说明产业发展速度较慢是食品饮料烟草行业产值占比下降幅度较大的主要原因。

塑料橡胶、服装皮革、石化产品、纺织材料及制品、印刷材料及相关产品制造业领域价格指数都存在一定的波动性,特别是石化产品(主要以燃油为主)的价格指数波动性较大。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上图是美国耐用品制造业的价格指数变动趋势。从1950年到2018年,美国耐用品制造业占美国GDP的比重从最高时的16.7%下降到7.1%。耐用品制造业的各个行业的价格指数在不同时期都出现过负增长。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后,机械、金属制品、电气设备及配件、其它交通设备、非金属矿产品、木制品、家具等耐用品制造业价格指数基本保持增长,汽车、初级金属等行业的价格指数则处于波动状态。

价格指数 发展战略 美国

信息产业是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其中计算机与电子产品是信息制造业的主要产品。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计算机与电子产品制造业价格指数呈现增长趋势,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计算机与电子产品制造业价格指数呈快速下降的趋势,截止到2018年,计算机与电子产品的价格指数依然处于负增长状态。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美国计算机及电子产品制造业都保持高速增长的趋势,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计算机及电子产品制造业的增速大幅度下降,对美国GDP的贡献也大幅度下降。

GDP的价格指数反映的是通货膨胀率,美国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通货膨胀率较高,进入90年代后,GDP价格指数基本保持在2%上下浮动,保持了相对稳定的通货膨胀率。价格指数的变动与金融成本、劳动力成本、国际贸易、技术进步都有着比较大的关系。与美国本土的金融成本、劳动力成本相关度较高的美国服务业价格指数增长速度较快,是美国GDP价格指数增长的主要原因。在商品生产领域,制造业、农林牧渔、采矿业等行业的价格指数受国际贸易的价格影响较大,不同行业的价格指数在不同时期都呈现出一定的波动性。计算机及电子行业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随着技术进步,价格指数也呈现出快速下降的趋势,并带动了信息服务业价格指数的下降。

商品生产领域的价格指数下降,对于投资来说,意味着投资收益下降。为了降低成本并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美国制造业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逐渐外流,资本为了追求利润的一种选择。而由此导致的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以及就业机会的变化,又对美国服务行业的价格增长起到了一种推动作用,进而导致了美国服务业产值占GDP比重的快速增长,并最终导致美国的经济处于"内分泌失调"的状态。为了改变这种局面,从2006年开始,美国逐渐开始了制造业回归的进程,制造业的价格指数重新出现了上涨的趋势。

对于美国来说,要想在控制通货膨胀率的前提下,完成制造业的回归,需要具备以下三个条件:

· 增加投资规模,扩大生产能力

· 扩大市场规模,包括国内和国际市场

· 通过技术进步提高生产效率

为了增加投资规模,美国通过超发货币、制造地区紧张局势并减少国际义务的方式,在加速美元的回流。为了扩大市场规模,美国与不同地区的国家之间都发起了新的贸易争端,借自身金融和军事优势,破坏全球的自由贸易形势,并通过关税形成贸易保护壁垒。为了提升技术进步,美国在研发和软件等领域的持续投入,并正逐渐通过技术壁垒对发展中国家进行遏制。

对于美国来说,制造业回归是改变经济"内分泌"失调的唯一途径,如果不早日"内分泌"失调的状态,美国经济的脆弱性就将导致应对风险能力的大幅度下降。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美国政府的策略看似荒唐,其实也是无奈之举,而由此暴露出来的美国社会性问题,更是美国经济发展的危险所在。

借助全球第一的军事力量,美元全球结算货币的地位,以及科技的投入,美国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贸易领域对其它国家进行打压,从而扩大制造业的市场份额,这样才能让唯利是图的资本真正留在美国。否则,美国就只能在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和政府财政赤字影响下,最终走向债务违约的不归路。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中的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请以中国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媒体为准,本站不做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因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引发投资者持续担忧 国际油价下跌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