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华夏能源"一哥"掘金核心制造:制造业升级具备较好投资机会

2021-06-04 14:56:14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4日讯 (记者 李荣 康博) 红5月行情于上周收官,在三大股指的全面反弹带动下,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也持续回暖,部分明星基金净值已逐渐收复前期失地,年内收益率翻红。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碳中和、碳交易、全国碳市场相关工作稳步推进,多个产业绿色转型升级,绿色清洁的新能源展现出快速增长势头。而在相关利好因素刺激下,近期新能源板块持续上行,宁德时代(300750.SZ)、比亚迪(002594.SZ)等龙头个股5月份涨幅超过10%,并且,5月最后1个交易日,宁德时代盘中创下上市以来最高价435.57元,当日收盘报434.10元,成为首家达到万亿市值的创业板企业。

在新能源板块强势反弹带动下,近期新能源主题基金净值也呈现“V型”走势,部分基金净值已接近春节前后高点。其中,截至2021年6月2日,由华夏基金能源“一哥”郑泽鸿掌舵的华夏能源革新股票(003834)近一年收益率高达144.58%,在1537只同类型基金中排名第一。

郑泽鸿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个人比较看好A股权益市场长期的投资机会。“就新能源板块而言,整体看今年市场的大方向应该是往上的,长期持有应该会有比较丰厚的收益率。”不过,郑泽鸿也提醒投资者,今年的市场可能会有一波三折,需要适当降低预期收益率,因为要面临整个流动性和估值的因素的制约。

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在保持对新能源板块长期看好的基础上,郑泽鸿并没有把自己的“能力圈”局限在新能源车、光伏板块,其认为,新能源车、光伏的中游制造环节,与工程机械、军工等行业有颇多相似之处,郑泽鸿表示,从大的趋势上来讲,其个人非常看好中国制造业,尤其制造业升级大周期的机会。

新能源行业市场天花板较高 长期持有大概率回报丰厚

郑泽鸿始终看好新能源车的长期前景,其认为,在新能源产业链,很多优秀的公司都在国内,比方说光伏制造业,整个产业链,无论是从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全球的龙头就是在国内。其进一步指出,新能源又是市场天花板比较高的行业,这些龙头不仅会享受这个行业的空间,它未来还会享受市占率不断提升的投资机会。

对新能源行业的看好,也体现在其对华夏能源革新股票的投资策略上,该基金自2017年6月成立以来就由郑泽鸿独立管理,期间,宁德时代、亿纬锂能、华友钴业、天齐锂业、多氟多等新能源相关个股频频出现在该基金重仓股行列。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基金的最新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华友钴业、当升科技、宁德时代、长城汽车、永兴材料、雅化集团、盛新锂能、多氟多、璞泰来、天赐材料。

郑泽鸿对新能源行业的长期坚守,也为华夏能源革新股票的投资者们带来了丰厚回报。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2日,该基金成立约4年时间,累计实现收益率211.60%,累计单位净值达3.116元。在业绩长期向好影响下,该基金也获得了投资者用脚投票,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基金规模高达162.79亿元。

在郑泽鸿看来,新能源是周期成长行业,成长是它的一方面,它的需求稳定增长,甚至快速增长,从供给层面它是周期行业,具备周期释放性。比如说上游,或者中游某些材料领域,需求是线性增长,但是供给有的时候是集中投放,集中投放供给出来之后,价格经历下跌,经历下跌之后就去产能,去产能之后,因为需求在持续增长,当需求跨过供给的拐点,价格又开始上涨。

郑泽鸿认为,对于周期成长行业,选择投资时点非常重要。“比如说碳酸锂,碳酸锂是从15年下半年开始暴涨,从4万一直涨到17年的年底,大概到了17万。其实在这个阶段,从15到17年投碳酸锂,它总体的收益率都是明显跑赢其他的板块,因为它有一个量价齐升的逻辑在里面。如果在17年底到20年上半年还投碳酸锂的话,那个收益率是很差的。那个时候供需平衡点又拐头了,产能放出来了,价格大跌,从17万又跌到了三四万。其实这个里面,我们在选择投资时点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定是在所谓的周期向上的时候去投。当周期向下的时候,则应该去规避风险。”

当问及新能源板块的后期走势,郑泽鸿对记者称,从长期来看,新能源是非常好的一个赛道,尤其是在碳中和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未来十年二十年都是有非常大的,十倍甚至十倍以上的成长空间,这个长期的天花板是非常高的,优秀公司的市值是具备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不过,郑泽鸿也提醒投资者,经过前两年的上涨,很多公司的估值处在比较高的位置,所以其个人认为今年的行情可能会一波三折,需要适当降低预期收益率。“当然我对今年总体不悲观,我认为今年总体应该还是能有正收益,在大的框架下,基本上我的操作思路就是跌到我认为合适的位置会加一些仓,涨到我认为比较高的位置会减一些仓。”

掘金核心制造 制造业升级具备较好投资机会

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在保持对新能源板块长期看好的基础上,郑泽鸿并没有把自己的“能力圈”局限在新能源车、光伏板块,其认为,新能源车、光伏的中游制造环节,与工程机械、军工等行业有颇多相似之处,都可以用他熟悉的供给-需求、价格弹性等框架分析。

郑泽鸿表示,从大的趋势上来讲,其个人非常看好中国制造业,尤其制造业升级大周期的机会。其认为,中国在很多细分领域的技术水平已经追上了技术领先国。比方说现在的工程机械,现在工程机械的龙头,它的产品优势,产品的技术跟海外同行差距已经越来越小,甚至没有了。

“我们产品的品质,产品的技术差距,跟它们逐步缩小,包括像精细化工,很多细分的领域也是一样。以前这种产品,我们因为做不了,打不开这个市场,但是现在很多精细化工我们在逐个突破,产品的技术水平,跟海外同行逐渐缩小差距,同时依靠我们强大成本优势,我们实现了份额的赶超。”郑泽鸿称。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郑泽鸿认为中国的制造业升级是具备很好的投资机会。由其担任拟任基金经理的华夏核心制造混合(A类012428、C类012429)也将于2021年6月4日起正式发行。根据基金招募说明书,该基金股票投资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60%-95%,港股通标的股票投资占股票资产的比例为0-50%;基金投资于核心制造主题相关的证券资产占非现金基金资产的比例不低于80%。

该基金所指的核心制造是指具有先进技术、核心竞争力、产品创新能力,已经或者未来有望成为所在领域龙头的制造业相关企业,涉及的行业包括但不限于机械设备、电气设备、国防军工、汽车、电子、通信、计算机、金属非金属材料、采掘服务、轻工制造、家电、化工等相关行业。

而对于军工板块,在很多人投资看来,它是市场风险偏好的一个标志。而在郑泽鸿则看来,军工行业近两年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尤其是新一代军用装备开始列装后。

郑泽鸿称,列装之后,会带来整个产业链的改变,尤其是偏上游环节的上市公司。因为一旦列装,是比较长周期的过程,而长周期的过程,会带来整个军工产业链上市公司,尤其偏上游的业绩进入到长期高复合增速的阶段。也就是说,军工行业由此前依赖市场风险偏好逐渐转向依赖业绩增长。

郑泽鸿还指出,军工行业的天然属性决定了其在很多环节的竞争不会像其他行业那么激烈。“可能某个环节它的供应商就两家,甚至是一家,随着产品设备型号的放量,可以完全享受到这个行业的增长。由于竞争不激烈,叠加军队技术要求高,所以价格竞争不会激烈,降价压力偏小。”

因此,郑泽鸿认为,随着市场对于整个军工行业认知的逐步改变,加上近几年优质民营军工企业也越来越多,优质企业业绩不断的兑现背景下,其个人相对来说比较看好军工行业的后期潜力。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中的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请以中国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媒体为准,本站不做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燕龛公司2021年“安全生产月”活动启动仪式圆满举办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