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恩师张浦生:不朽的登高 文博的丰碑——关门弟子洪兵追忆

2020-02-25 11:00:45 中国企业网

恩师张浦生:不朽的登高 文博的丰碑

——关门弟子洪兵追忆

 

\

 

历史上的庚子年似乎总是多灾多难,疫情已经把我封在家里近一个月了,一直心系张浦生老师的健康,本来计划过完年就要赶去上海探望。2月21日早晨起床,打开手机,看到耿志清大哥从上海发来了消息,恩师张浦生已经于凌晨1时34分驾鹤仙去,享年87岁。听闻此消息,我的心情悲痛万分,一直站在窗台上,遥望着上海的方向,泪流满面,与师父结识的往事历历在目。

歙县博物馆初闻恩师

张浦生老师是安徽歙县人,在上海出生。1957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历史系,是原复旦大学文博学院兼职教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古陶瓷文化教育家、南京博物院研究员。

2019年6月1日,我带着小女儿去歙县博物馆参观,在展厅展品中发现大量精美瓷片和展主张浦生的介绍。更令我感到喜悦的是老先生竟然是我的同乡。张老精研青花瓷器,有“青花王子”之美誉,其耗费数十年辛勤蒐罗的上千片珍贵瓷片标本,于2019年捐献给了家乡歙县博物馆。2018年,他的学生刘晓华为他撰写了传记《瓷魂——张浦生传》,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付梓问世!

 

\

 

 

青年张浦生老师

 

作为经常在上海工地上和安徽老家田间地头捡瓷片的我,知道瓷片来之不易,且具有很高市场价值,特别是精美的官窑瓷片一片就需要十万二十万。张老师却不吝惜自己的珍藏,慷慨捐赠,有此善举,难能可贵!

参观之余,我与馆内安保人员闲聊起来,得知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哥名叫耿志清,已年过花甲,告诉他近十几年来,我也收藏了不少精美瓷片。耿大哥很热情地把我请进了叶馆长和汪馆长的办公室,进一步了解到张老先生家乡情结浓厚,一直默默无闻地为家乡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做着奉献,深受感动。这是一份担当和大爱,敬佩之情,渴望拜见之心油然而生!

 

\

 

 

\

 

松江文化馆初见恩师

2019年6月22日,我接到上海松江收藏家协会会长成大林先生通知,当天下午一点半,在松江文化馆将举办明清青花瓷器鉴赏讲座,主讲人张浦生教授,邀我参加。我马上整理了7件完整瓷器和几十片精美的瓷片前往。这是一次难得的拜见机会。

到了文化馆,讲座已经开始,进馆十分钟后又巧遇歙县博物馆的耿志清大哥,也在一旁听课,才知道耿大哥是受歙县博物馆委托前往上海陪同张老先生授课,并帮助照顾老先生一段时间。一个多小时的课程,内容甚为丰富,老先生授课思路清晰,精力充沛,专业知识全面,令我非常敬佩!课后很多藏家拿着瓷器,请张老先生鉴定。等老师帮他们鉴定完毕后,耿大哥陪同我拿着我所带瓷器和瓷片,让张老先生一一过目。耿大哥着重介绍了我的一些情况,老先生很开心地当众说,在上海能见到歙县老家的小老乡,还和他一样,喜欢去外面捡瓷片,而且所带瓷器开门到代且品相也不错,瓷片精美,窑口众多,相当难得。后来耿大哥帮我与老先生合影留念,张老先生在松江顾崇平先生和任建新(上海松江古陶瓷研究会会长)的陪同下,坐上了返回上海市区的车子,张老先生在车上还对我说,欢迎小老乡有空去他上海家里坐坐喝茶,并说希望我能多带上一些精美瓷片。我欣然答应,并允诺一定登门拜访。

就在当天晚上五点半左右,耿大哥通过微信语音问我,老先生要他问我今年多大年纪?老家具体是黄山什么地方人?并说希望我能够抽空带上瓷片去他家里坐,说可以在他家上手很多精美的瓷片和瓷器标本。

 

\

 

7月30号老先生安排耿大哥通知我,8月3号老先生在家等我。当时我还在歙县老家,就去市场上买了一些歙县特有的甜点心,还特意买了几个歙县石头肉粿,并整理了几件瓷器和一大箱瓷片,近20公斤。

8月2号到了上海松江,耿大哥通知我,让我3号早上早点去。老先生于前晚早早就安排耿大哥一大早去市场买一些新鲜好菜来招待我这个小老乡。原本约好是3号早晨九点半到老先生家里,结果耿大哥告诉我让我再早点去,老先生很早就已经起床啦,起床的时间比往日早一个多小时,说等着看我的瓷片。难怪听人说过,张老先生曾说:离开了“瓷”,人就像掉了魂。

 

\

 

拜见到张老先生很是开心,我所带瓷器瓷片他件件片片都上手,并仔细对我讲解。令我受益匪浅。老先生又带我去他的小书房,书房内有很多书籍,好多箱瓷片,老先生由于腿脚不便,他坐着叫我这里拿几件,那里拿几件,并一一考我瓷器标本的年代、工艺、品相、窑口、历史背景等等,并及时纠正我的观点。期间我曾多次端茶请张老先生休息喝茶,老先生很是享受,其乐融融!

当天老先生非常高兴,并鼓励我要多上手看真品,要研究瓷片,不要做“游击队”,要做“正规军”,希望可以介绍我去江苏扬州国家古文物鉴定学习班学习,对我期望很高。并说他已将瓷片捐献给歙县博物馆,接下来还要捐献他一生所收藏的书籍给歙博,再则希望在歙县老家能收一名弟子,在有生之年为歙县地方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承尽一点微薄之力,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关门弟子?

当时我喜出望外,很感动地说,承蒙老师厚爱,可以成为您的关门弟子,是我一生的荣耀,我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这辈子跟您学不完,下辈子还跟您学。张老先生说这是缘分,瓷片捐赠了,书籍也捐了,关门弟子今天也收下了,中午在我家吃个便饭吧。

饭后张老师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很严谨地整理了所穿衣服,让我站在他的旁边,在他家的客厅里合了影,这时我深知这就是我的拜师之礼。耿大哥告诉我,有人花重金想让老师收其为徒,都被老师婉言谢绝,现在收你歙县老乡为关门弟子,实属难得。如今想来,那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这就是人所尊敬和崇拜的(片瓷山房)主人张浦生教授!

 

\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二见恩师

几天后的8月7日,接上海张老师电话通知,我于8月17号到松江大学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听老师讲课,次日8月18号上午又在上海交通大学听张老师授课两小时。我也是带上了在松江工地上捡到的一些瓷片,整理了一大箱,也近20公斤吧!并从中挑选出部分精美的瓷片送给老师上课讲解使用。课堂里秩序井然,鸦雀无声,个个都静心聆听,老师偶尔会抽考部分学员。

 

\

 

“瓷片教学法”成了张老师的教学秘籍,每次外出,他除了准备讲稿、图片、幻灯片外,还要带上几箱很重的瓷片。正是通过这种手把手的教学、观摩、触摸,学生们才能切身领悟古陶瓷的艺术魅力,观察到陶瓷工艺的细枝末节。

 

\

 

张老师也总是操着一口南腔北调的上海普通话,音调就像他高高瘦瘦的人一样高亢而悠长。他讲课时往往会非常陶醉地高高举起一片片瓷片标本,向同学们高声讲解。课后张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和学员一一合影留念。

 

\

 

 

\

 

 

\

 

耿志清(右)与洪兵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合影留念

 

\

 

沪上送瓷片三见恩师

此后我们师徒一直保持联系,我也经常发一些小女儿陪同我捡瓷片、洗瓷片、把玩瓷片及教她认识鉴赏瓷片的视频给师父。

师父看后特地在上海用微信语音大加赞赏和肯定,说:“还真没见到过祖孙三代都在田间地头捡瓷片,都喜欢且痴迷于瓷片的,在老家看到古陶瓷文化传承和保护的希望啰,真难得!”其中有几片宋代龙泉官窑花觚残片,被老师看中,说近期将前往深圳杨卫师兄博物馆里讲课用,希望我能够送到上海。

 

\

 

 

\

 

洪兵爱女洪澜卿

2019年10月17号,我特地从歙县赶往上海,专程给老师送瓷片。老师收到瓷片后很是开心,饭后电话联系钱伟鹏大师兄,让他帮忙安排我去景德镇陶瓷大学参加国家文物保护基金会举办的古陶瓷高级研修班学习。

就在当天下午,我有幸参与了歙县博物馆叶馆长、汪馆长等前往上海周朱光师兄旗袍工作室里,接收张浦生师父向歙县博物馆捐赠的54箱古陶瓷鉴定鉴赏书籍这件事。这是师父一生的心血,一份宝贵的文化财富,饱含着张浦生老师浓浓的家乡情怀。

 

\

 

后见恩师已卧病在床

师父总是很忙!他40多年来一直从事文博工作,擅长古陶瓷研究、鉴定和知识传授。从1980年开始,先后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复旦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湖南师范大学、西北大学、南京艺术学院以及国家文物局扬州培训中心等单位担任客座教授,传授中国古陶瓷鉴定、保护知识,培养出很多学生。

如果说,能遇到好的父母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重要财富,那么拜识一位好的老师,则是人生另一大幸事。张老师在教学上始终认真负责,他一直强调,他首先是一个教育工作者,其次才是鉴赏家,他幽默地把自己形容为古陶瓷鉴赏的“教父”。所谓教父,除了资历老,还强调教书育人啊。

他也曾言,“学陶瓷除了读书更要读物,因为陶瓷鉴定乃是陶瓷研究的第一步。抓紧时间丰富自己的视野和业务能力,是陶瓷研究的必要步骤。学生需要做标本,采矿的需要采样本,学瓷的,当然就需要瓷片”。

在教学研究上亲力亲为是他的原则,对自己的学生也都按此高标准要求。他在授课时坚持使用板书,得到了所有师生的认可与敬佩。

师父拖着一条病痛的腿四处参加高负荷的授课活动,最终师父还是病倒了。2019年12月10日,在钱伟鹏大师兄夫妇全力帮助下,师父住进了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经专家会诊全面检查,确诊为胆管三通部位晚期癌症,需要手术处理。12月13日,老师和耿大哥微信通知我前往上海看望陪护。我立即前往,并和耿大哥一起悉心照料老师,见他当时情况尚好,能吃能喝。病床前,老师还教了我不少古陶瓷鉴赏鉴定知识,我作为弟子实在感恩戴德。老师知道12月19号是我五十岁生日,就叫我回歙县,让家人陪我过生日。我于12月19号回到了歙县。晚上病床上的老师看见我发的生日视频,还微信发来生日祝福,真让我极为感动。

可是好景不长,师父病情突然恶化,因为老师已经知晓自己是癌症晚期,便开始拒绝饮食。耿大哥告诉我后,我即于12月25号带着歙县家乡土特产和我妻子亲手烧的红烧土猪肉,以及手工包的饺子馄饨,赶到上海医院。师父似乎心情放松了许多。我每天和耿大哥以及张彤师兄(师父唯一儿子)亲自喂师父,晚上就用病房里的两张单人沙发拼成床将就睡下。那几天师父吃得确实还好,睡得也好。期间,张老师的亲朋好友以及诸多师兄师姐们来看望师父,师父都一一介绍我认识。

期间,一位来自江苏常州的收藏爱好者在师父生病前曾带过来几件青花瓷器,让老师帮忙掌眼看看是否是到代真品,老师出差讲完课回来确认这几件瓷器都是新仿假货,并告诉了他。

老师住院期间,我在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陪护时,看到这位朋友来到医院,同老师说今天来是要拿回这几件新瓷器。老师说我住院不方便啊。他说那你安排一个人去帮我拿一下吧,并说三天后,江苏常州有瓷器交流会,他想拿回去卖掉。老师当时就安排人去让他拿走,他走后老师很生气,摇着头对我说,这样的收藏是失败的、不道德的,收藏本来是学习的过程,买新买假很正常,就当交了学费,但是明知道是新假仿品,就不能再去卖给别人欺骗别人了,这样做收藏没有道德,破坏了收藏风气,像这样的所谓收藏人你要少接触!

由于29号我兄弟家里办喜事,师傅让我回家帮忙,当天晚上睡觉前老师跟我说,洪兵,你今天晚上要辛苦了,你要起来陪师傅上厕所,给师傅弄点吃的,因为你明天就要回歙县了,我一下也看不见你了。结果到天亮了都没有听见师傅叫我一声。早晨醒来后听耿大哥说,师傅昨天晚上起来三趟小便,喝水吃东西,他让我不要叫醒你,因为你第二天要开车子回家,晚上觉睡不好,开车会很辛苦,心疼你的。说到这里,泪奔啊!早晨我起来洗漱完毕,用热开水调了一小碗藕粉,喂给老师吃,老师很欣慰很感慨地说,真没想到在我生病在病床上的时候,除了我的儿子张彤等亲人外,还是歙县老家的两个老乡悉心照料了我,真的很感谢你们两位,这个关门弟子没有白收,你也两次来陪我了,睡得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好,前后两次在医院陪我11天10个晚上,你也够辛苦了,路上注意安全。我说我是您的学生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照顾您是天经地义的。

借此机会,我代表师父以及师父家人们,特别感谢耿志清大哥(歙县人67岁),大哥您辛苦了。我于28号回了歙县。临行前老师还让我带上一盒饼干给我的小女,说他特别喜欢这个小丫头,此情此意,终生难忘!

 

\

 

 

\

 

 

\

 

恩师已乘仙鹤去,人间长驻青花魂。

学生一定牢记您的教诲,愿张老师在天堂一切安好。

师父,一路走好!

您是文博人的楷模,当代文博界的丰碑!

恩师张浦生安息吧,

愿天堂里没有病痛,只有精美的瓷器和瓷片,

您将后继有人!!!

 

\

 

张浦生教授与著名收藏大家马未都先生合影

 

\

 

 

\

 

作者:洪兵

编辑:张恺老先生(歙县人74岁)歙县县志副主编。

2007年5月,歙县史志办胡武林、张恺和文物局鲍雷,陪同北京总参某部政委汪承兴寻祭汪华墓。9月,黄山市地志办陈政,歙县地志办胡武林、张恺、张艳红,招商局吴金星一同探寻汪直墓;同月,歙县地志办胡武林、张恺、张艳红,政法委潘明志、程晓田一行考察王茂荫墓、许国墓。

在此感谢张恺老先生

 

\

 

张恺老师(左)与洪梦颖(洪兵长女)文章校对中

中国企业网财经:方顺利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美联储年内被迫降息押注加大,美指继续高位回落,突破100大关仍非易事
下一篇:风行全面“接手”暴风影音,扩充小屏内容运营版图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