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士谷的“晒秋”有些晚

2020-01-03 15:26:02

文:洪昇

家里来了一条狗,是跟着我进家门的。本意是让她到家里玩一玩,便叫她回去。不想,她却把我给赖上了。

之后的事,便是家属给她洗了个澡,并起了个好听的名字。

再之后的事,是彻底地接受她,让她便成为家中的一员。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对她百般的爱护和宠爱,有时候会超出寻常。

 

土谷

 

一、

士谷的开埠始祖叫瑚森公,出生于南宋嘉定年间,姓方。他也有一条狗。他的狗狗和我收养的狗狗不同,他养的是一条猎狗。

瑚森公在年轻时,喜欢打猎,是猎户。他每一次上山打猎,总会带着他的狗狗。

久而久之,瑚森公的狗狗,便成了瑚森公最好的伙伴。

有一天,瑚森公的狗狗,跟着瑚森公上山打猎。回家时,从柿坞里出来。狗狗便在七叶黄荆树下停了下来,(嘉定年间的士谷,村址上有一颗七叶黄荆树)也许是狗狗老了,也许是狗狗想告诉瑚森公什么,也许是有其它有原因。

一连七天,无论瑚森公对其如何呼唤,狗狗在黄荆树下就是不走。他静静地在树下躺下身体,双眼收起往日里那种特有的、炯炯有神的光芒。渐渐地,狗狗失去了生命体症,成了瑚森公心中永远的痛。

瑚森公怀着悲痛,埋了心爱的狗狗,便一改往日里猎人的豪气。他折了弓,断了箭。拆了铳,撒了硝。从此,远离猎人生活,在七叶黄荆树旁搭棚建屋、开荒种地,以种禾黍为生。

禾黍盈满,静心入秋。打下来的谷子,撒在晒兽皮的板子上晾晒,豆子连同豆箕,挂到依墙而搭的架子上。这便是士谷村的第一次晒秋,虽然有些老,但殷殷的是一种态度、一种“图腾”。

二、

瑚森公有一个习惯,喜欢将山上的野柿树挖下来,种在房前屋后,“发展庭院经济”。

每到柿子红时,满树的柿子与晾晒的禾黍相映,显现着士谷人家特有的秋景。

随着人口的增多,村庄的扩大。狭小的村址空间,在不断地被压缩。士谷人早已习惯了用平和的态度和狭小的空间交流。

穿村而过的溪流,清亮亮地淌着。每到秋天,会从上游漂下来几片黄叶。那是告诉士谷人,该“晒秋”了。

土谷

从田里收上来的谷子,从地里背回家的豆子。还有那红艳艳的辣椒,从山坡上采一来,便被切成丝分成块,或圆或长,全被晒进老屋的天井里。即是从门窗上投射过来的一缕阳光,也会被放进辣椒的“颜色”和南瓜的“脸面”。

土谷

 

地无三尺宽,留下半尺栽柿树。

环境的局限,激发了士谷人“晒秋”的想象空间和创造空间。从而在无意间造就了士谷,绝无仅有的“晒秋”风情。

柿子是士谷主打的农业副产品,它来源于对“庭院经济”的认识。自从瑚森公,从山上移来第一颗柿树栽到院子里,注定士谷人与柿树“纠葛”再也分不清了。

“打完谷子收豆子,采完茶子摘柿子。”打下来的谷子、豆子和采下来的茶子,直接被晾晒在门前的“晒坦”里,或者被晾晒在用竹子编就的长方形的“垫皮”上。

谷子、豆子、山茶子,都得要晾晒。那么柿子,要晒吗?

好多人头脑里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而士谷,自瑚森公开始,便有了晒柿子干的习惯。这种习惯,也许是瑚森公对柿子有着独特的理解和感受。

 

土谷

从树上摘下来的柿子,还透落着晚秋时的生硬。士谷人便把柿子去皮,再到山脚地头采些辣蓼草回来。将去了皮的柿子,有序地放进准备好了的木桶里。每放一层去了皮的柿子,便用辣蓼草隔开,直到放满整个木桶。最后,再放一层辣蓼草,压上一块大青石。使木桶里的柿子和辣蓼草紧密地接触,再倒进从山里汲取来的山泉水,浸没桶里的柿子和辣蓼草。

“懒藏”三、四天后,柿子里的涩味被山泉抽尽,辣蓼草的香味入肉。便可启开大青石,倒去桶里的山泉水。将柿子捞出来切成瓣,然后放到太阳底下晾晒。

土谷

太阳底下的柿瓣儿,在阳光的作用下,没几天便现酱红色。撕开柿瓣儿,肉儿如红玛瑙般的晶莹透亮,软糯可口。如果,从士谷人家门口的那个“秋”走过时,不要忘记,从“秋”中抓一把“秋色”,放进嘴里。尔后,慢慢地咀嚼。如此会品出士谷人的朴实,会品出士谷人家的老习惯,会品出士谷秋色里的朴素。

由于士谷的秋色,被“懒藏”了几天。所以,士谷的“晒秋”,也就比其他的村庄,要来得晚一些。

方顺利主编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东兴市大旺村:“皇帝柑”成贫困户脱贫致富果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