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卡塔尔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给国际能源市场带来变数

2018-12-05 10:54:44 中国经济网

卡塔尔动力部长卡比12月3日在多哈宣告,卡塔尔将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据卡塔尔国家通讯社报道,当天稍早,卡塔尔向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欧佩克通报了该决议。

卡塔尔与沙特闹不和

虽然卡比表明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并非出于“政治”动机,但言论以为,卡塔尔退出欧佩克的首要原因是其与欧佩克开创国之一、世界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拍之间的争端。2017年5月底,卡塔尔国家通讯社爆出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支持伊朗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言论。虽然之后卡塔尔很快“驳斥谣言”,称网站遭黑客进犯,但沙特并不配合。2017年6月初,沙特联合其盟友巴林、阿联酋和埃及,宣告断绝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并对卡塔尔施行交通及贸易封闭。沙特责备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并与什叶派的伊朗关系密切。

在中东,沙特与伊朗是势不两立的死敌。但是,与沙特同为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卡塔尔却与伊朗相交甚好。两国隔波斯湾相望,经贸及人员往来频繁,友好关系彻底逾越宗教分歧。两国海岸之间的南帕尔斯海上气田,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大天然气田,由卡塔尔和伊朗共享。因为国小人少,油气资源丰富,卡塔尔人均GDP排名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外交上,卡塔尔奉行独立外交政策,“阿拉伯之春”之后,卡塔尔更希望凭仗本身经济实力,争夺区域事务主导权。以上种种,都让其唯一的陆上邻国、石油界“大佬”沙特不满。有调查人士以为,沙特发动封闭的意图,就是企图将卡塔尔带回利雅得阵营。

但一年多的制裁和封闭并没有给卡塔尔带来多大影响。切断其陆路物资供应,伊朗和土耳其源源不断从海上给卡塔尔供给;航线被禁,飞机绕行伊朗领空。虽然运输成本添加,但关于富裕的卡塔尔来说都不是事。卡塔尔石油出口只占其油气出口量的1/10,对卡塔尔来说,天然气更为重要。卡塔尔是现在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产及出口国,占世界商场供应总量的30%。卡塔尔石油公司援引卡比的话称,曩昔几年中,卡塔尔“一向致力于有增长潜力的未来发展战略”,卡塔尔决议退出欧佩克,标志着该国往后将专心于天然气开采,并方案最迟在2024年将天然气年产值从现在的7700万吨添加到1.1亿吨。

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缝

沙特发动的制裁和封闭,作用明显不佳。卡塔尔现在主动宣告退出欧佩克,不只表明政治上的不屈从,更从经济上主动剥离。卡塔尔是第一个退出欧佩克的中东国家,卡塔尔的“退欧”,成为撕裂欧佩克的第一道裂缝。

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立于1960年9月。开创国沙特、伊朗、科威特和委内瑞拉希望借此对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石油公司的垄断,保护本身石油收入。之后欧佩克成员国不断添加,成为以中东产油国为主,横跨亚、非、拉的第三世界首要产油国联盟。现在,欧佩克14个成员国拥有的石油储藏占现在已探明石油储量的70%,石油产值占世界总产值的1/3。

欧佩克经过对成员国的石油出产施行配额来协调石油产值,进而影响世界石油价格,以保证本身取得长期、稳定的石油收益。上世纪70年代以来,欧佩克屡次经过增减石油产值和对西方施行石油禁运,掌控全球油价涨跌,影响西方国家甚至世界经济,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产出口垄断集团。

但是,欧佩克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内部的奋斗却从来没有停止过。中东区域扑朔迷离的政治局势、宗教奋斗以及美欧、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博弈,使得中东区域成为二战后世界上最不安靖的区域,数次爆发局部战争。但是,即使这样,因为经济利益的绑缚,欧佩克内的中东国家依然可以协调一致,基本履行欧佩克出产配额分配,共同保护油价。即使沙特与伊朗这样传统的政治死敌,也能在欧佩克内部“和平共处”,但卡塔尔的退出打破了这种表面的“完美”。

卡塔尔于1961年加入欧佩克,是欧佩克的第六个成员国。数据显现,卡塔尔石油产值在欧佩克内部排名第十一,石油出口只占欧佩克石油出口总量的2%。因而,卡塔尔的退出,并不会对欧佩克石油出产及出口发生重大影响。其“退欧”的政治含义远大于经济含义。它显现欧佩克对成员国把控能力减弱,是中东区域政治割裂加重在世界重要经济组织的表现。

世界动力商场或从头洗牌

曩昔几年中,世界动力商场和动力格式风云变幻。欧佩克以及美国、俄罗斯都在争夺对世界动力商场的主导权。

沙特一向被视作美国在中东区域的坚决盟友,但在2016年世界油价阅历断崖式下跌,从两年前每桶100多美元的高价跌至每桶不到30美元后,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在当年年末与俄罗斯达到减产协议,这是欧佩克与俄罗斯两大世界首要石油输出体15年来的首度联合减产。减产协议达到后,世界油价迅速飙升,把原油价格拉升至每桶70美元左右,创此前18个月新高,全年涨幅创2009年来最大。沙特因而与普京交好。在刚刚举行的G20峰会上,当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因而前发生的卡舒吉遇害案而与沙特王储萨勒曼保持间隔时,普京却与其以击掌互致问候并相谈甚欢。

美国则在曩昔几年中,凭仗页岩气技术革命,使页岩油产值呈爆发式增长,动力工业强劲复苏,出口持续增长。据统计机构测算,跟着页岩气行业的全面繁荣,美国在2018年将逾越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产国。特朗普也因而有了底气,声称要成为全世界的动力首领,并且不再满足经过石油期货商场来控制油价。为争夺石油定价权,特朗普指示美国司法部长制定Nopec法案来分裂欧佩克,并直接喊话沙特与俄罗斯,由美国、沙特、俄罗斯这3个世界上产油量最大的国家来商定石油价格,打破曩昔几十年欧佩克在世界油价上的垄断地位。

因而,卡塔尔的退出是否会在欧佩克这个世界最大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内部“一石激起千层浪”,是否会成为世界动力商场从头洗牌的“风雨前夜”,还有待调查。

本报北京12月4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汪莉 来历:中国青年报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欧佩克或联合减产 油价重拾升势
下一篇:煤电双方再次开始进入博弈期 神华下调长协煤价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