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音乐产业沉浮录:从边缘化到边界突破点

2020-01-14 11:42:11 网络

导语:“泛音乐”时代即将来临?

关于音乐,这是个最坏的时代,更是个最好的时代。

互联网革命轰轰烈烈,几近杀死了实体唱片业这一上世纪音乐产业的主体,引发了音乐产业15年大崩盘。然而,互联网的到来也为人们提供了无处不在的音乐场景与更丰富的获取渠道,在数字音乐付费下载潮流后,“流媒体”终于彻底挽救了音乐产业,实现2015年以来全球音乐产业的连续四年增长。

音乐产业在复苏,机遇在缝隙中生长。

中国音乐产业,已在边缘化之后,到达了边界的突破点。

我们不禁思考,音乐产业如何在泛娱乐短视频包围中破局?未来将走向何方?泛音乐时代是否即将来临?

十年沉浮:从黑暗谷底,到曙光终现

时间回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初,那是中国音乐产业的至暗时刻。

那时,互联网免费下载方式已大大冲击了整个音乐产业,著名音乐人宋柯断言“唱片将死”。

场。据业内数据,“2011年音乐产业版权收益为300多亿元,音乐公司与音乐人收益不足其中2%。”

 

音乐

 

当然,至暗之中,也有着互联网带来的音乐新生年代的萌芽。

一方面是智能手机与3G的普及带来的音乐手机应用大爆发。

以“唱吧”为代表的在线K歌成为互联网时代第一个彻底崭新的音乐产品。2012年5月,“唱吧”正式上线第5天就冲到苹果应用商店第一位,第10天下载量就达100万,并火速积累了上千万用户,在此后两年内稳居K歌类产品top1。

虽然,唱吧在此后并未占领如今的互联网泛娱乐赛道第一梯队,但其别样的音乐产品模式不失为一次探索路上的小胜局。

 

音乐

 

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趋势图2010-2019

另一方面是数字音乐版权革命的到来。

2010年起,盗版音乐网站遭遇了国家的多次打击,在线音乐平台转向了付费下载与流媒体式的订阅服务。

数字音乐革命为中国音乐产业带来了回春曙光,据IFPI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产业报告》数据,“中国继2017年首次进入全球前十大音乐市场后,2018年排名攀升至第7位。中国音乐产值高达3471亿,占到文化产业的9%。”

然而,在曙光的背后,重重问题埋藏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之下。

中国互联网行业厮杀已进入下半场。

一方面是用户流量见顶。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在2019年Q2首次下滑,并持续降低。存量时代来临,用户需求成为盘活存量的核心。

 

音乐

 

一方面是巨头格局已定。在最热的泛娱乐赛道上,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巨头占领大半江山,老牌巨头BAT以爱优腾视频网站为核心创大文娱生态,留下的空间已成“缝隙”。

在互联网战场的喧嚣之下,音乐产业却显得过于沉寂了。

Questmobile数据显示,在线音乐行业月人均使用时长在泛娱乐赛道典型行业中垫底,尚不足短视频的1/4。

 

音乐

 

三年时间,短视频行业已从0起步登顶了互联网流量之巅,而音乐领域活跃在互联网的仍旧是十余年前遗留下来的在线音乐平台。

尽管2010年起音乐版权大风刮起,数字音乐革命轰轰烈烈,却付费比例持续低走。业内人士表示,“今年音乐付费比例仅为5.2%,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虽然近年来中国音乐产业收入数据看似长歌猛进,但其收入模式宛如无根浮萍。

一是平台“抢版权”透支过重,导致产值虚高。

IFPI数据显示,“流媒体对于中国录制音乐收入的贡献率高达93.5%。”业内人士分析,“这意味着中国录制音乐市场基本上靠平台为版权方预付的版权费来支撑。”有人预测,“当平台跑马圈地热潮过去,将会有一次音乐产值的断崖式下跌。”

二是刷量现象严重,粉丝经济破圈困难。以QQ音乐数字专辑销量总榜为例,排名前20的专辑创作者65%以上为流量明星,这意味着数字专辑是一场粉丝经济的游戏,销量高的专辑难以破圈,而真正的音乐人作品甚至连销量都没有。音乐平台营销能力匮乏,近年来产出的最热神曲,更无不源于短视频的背景音。

变革的时代来临了。

尽管中国音乐产业在互联网大潮中日渐边缘化,而国际音乐产业却早已回暖。流媒体彻底带来了全球音乐产业复苏。

 

音乐

 

不同于国内音乐类视频播放量排行垫底,“根据IFPI报告,全球音乐播放中有55%通过视频形式播放,而全球的音乐播放中46%在YouTube上,YouTube播放量排名top50也多数为音乐视频。”

 

音乐

 

中国音乐产业尚处于泛娱乐赛道缝隙的黑暗之中,而缝隙,也代表着机遇。

“音乐需求永远都在,只是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满足形式。”唱吧创始人陈华说道。

从边缘化到边界突破点,泛音乐视频这一国内产业空白被看好成为下一个边界突破的风口。

在短视频之后,中国音乐产业如何在缝隙中生长,再度夺取互联网高地?

破局之道:走众创之路,开音乐之花

回顾中国互联网兴起的一次次新潮流,我们可以发现,“众创”是变革的方向,也是繁荣的本质。

新媒体诞生的年代,微博与微信公众号的出现实现了信息“众创”。短视频的潮流,则在于打破视频制作的专业门槛,让视频得以“众创”,大众的生活与智慧得以无限展露。

那么,如果音乐产业赢来彻底的“众创”局面,又该是怎样的呢?

“独立音乐人”已经迈出了走向众创的第一步。根据MIDIA数据,艺人自发行收入占比逐年上升,全球独立音乐人的数量与其发行的作品是签约音乐人的近百倍。而《Old Town Road》这首蝉联19周美国Billboard榜单冠军的神曲,也是出自一位19岁的独立音乐人之手。

 

音乐

 

不过,就中国音乐产业而言,尽管各大巨头都出台了独立音乐人的扶持政策,尽管独立音乐人作品堪称海量,但根据调查数据,“约半数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版权支付最规范的平台上约25%的音乐人一年收到的版权费也不足100元。”

中国的独立音乐人生存艰难。究其原因,第一是各大平台资源依旧集中在头部,独立音乐人作品曝光难、宣发难;第二是独立音乐人创作工具简陋,词曲创作资源流动难,大大影响了其产出的音乐质量;第三是海量的作品使得平台与听众都难以筛选出好作品,产业本身占有的有限听众时长被大量“稀释”。

这并非是简单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所能解决的问题,而需要整个音乐产业进行一次生态上的颠覆性革新。

困境总与机遇挂钩,问题会引发许多人的思考与创新,而唱吧是在缝隙中突然激进的代表。

近日,唱吧推出10.0版本进行全面革新,从唱K转向做音乐,瞄准1到10分钟的泛音乐视频市场空白领域发力。

要让众创更纯粹,唱吧创始人陈华说道,“要让音乐人站起来做音乐”。

唱吧拥有着变革相关的天生基因优势。

一是创作工具上的技术先进性,不同于传统在线音乐平台,唱吧本就生而为创作,甚至许多音乐专业院校学生都被要求以唱吧来提交作品以保证高音质。

二是唱吧平台上已积累了几千万的音乐爱好者与音乐专业人士,根据调查数据,音乐专业相关人士占唱吧用户比例高达20%至30%,拥有优渥的“种子用户”资源。

基于此,唱吧10.0从以下方面进行了全面革新:

彻底改变了创作发行模式,以打破高门槛,真正实现音乐MV的大众创作。

一方面,唱吧瞄准1-10分钟的音乐视频领域,为用户提供了更丰富的创作工具。不仅在音质上做到顶尖,还开拓了“智能混剪”新功能,用户基于自有素材可一键生成精美MV,使音乐MV生产成本大大降低,以期待大众能带来音乐MV内容创作的百花齐放。

另一方面,唱吧还提供了音乐超市等创作服务。在平台上,普通用户也能开放购买词曲进行创作,并能选择“人工修音”、“一键发行”等功能,在千元以内即可拥有一首法律层面属于自己的歌曲,并能在KTV中点唱。

第二,彻底拓展了音乐盈利模式,让音乐人只需专心创作即可生存,真正让大众成为音乐产值生态的一环。

不同于传统版权费支付,唱吧将音乐视频播放量与用户获利直接挂钩,“一个5000多播放量的音乐视频,即可兑换50多元的现金。”

唱吧期待“众创”局面能带来足够多的优质音乐视频内容,吸引崭新的用户流量进入,配合唱吧线下麦颂KTV、智能硬件设备等,形成具备革新性质的良好生态。

关于未来:边界突破点,在边缘之处

互联网时代的一次次革命,都基于技术的突破,并走向了前所未有的、意想不到的彼岸。

在博客时代,我们不能想象微博与微信能占据了我们的全天生活。

在社交时代,我们也无法想象仅仅三年,短视频的受众已突破8亿,渗透率已高于70%。

在线下广告时代,我们更无法想象,信息流广告会占据的广告届的大半江山,电商直播能在一分钟就卖断几千万的商品。

所以,泛音乐视频是否能如众人所预料的那般,成为下一个风口呢?

这是一场在缝隙中生长的角力,互联网新边界的突破点,往往便在边缘之处,在被边缘化的音乐产业之上。

而创造风口的勇者,必定拥有敏锐的产业空白洞察力,与在边缘处挑战边界的勇气。

我们不妨保有最大的期待,或许泛音乐视频时代的到来,带来音乐产业的颠覆性繁荣。而在用户需求被全方位满足之下,音乐或将重回互联网产业高地。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VIP陪练荣获2019年最具影响力在线教育品牌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