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英国脱欧和Covid-19如何结合以打击英国对冲基金

2020-09-17 10:09:07 网络

2016年初,亿万富翁科学家大卫·哈丁(David Harding)为他蓬勃发展的伦敦对冲基金温顿集团(Winton Group)开设了旧金山办事处。这被该公司视为迈出了大胆的一步-当时管理着340亿美元的客户资产-迈入了世界技术中心。该公司与Google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争夺优秀人才,希望利用湾区庞大的编码人员和创新人才。

此举标志着这家英国公司在信贷危机后的几年中取得了惊人的增长之后的全球野心,也标志着伦敦银行业的实力,许多明星企业都驻扎在高档梅菲尔区。2015年,全球十大对冲基金中有六家被列为全部或联合在英国以外进行资金管理。温顿在HFM全球十亿美元俱乐部榜单中排名第十。

五年后,这个数字减少到三倍。温顿已关闭其在加利福尼亚的业务,并减少了在纽约的业务。业绩不佳,尤其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以及哈丁做出有争议的决定,放弃他在1980年代率先提出的投资方式,对该公司造成了压力,该公司的资产最近跌至120亿美元左右。员工人数已减少。在今年年初,温顿排名第23位,在经历最近的亏损之后可能还会进一步下跌。

并不孤单。伦敦CQS和Lansdowne Partners等伦敦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今年遭受了巨大损失。自2018年初以来,对这个32亿美元的行业表现不佳的不满(该行业押注于整个市场的价格上涨和下跌,并且曾经似乎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提供利润承诺)已导致全球超过1200亿美元的客户流出,根据数据组HFR。投资者的兴趣已从对冲基金转移到快速增长的美国科技股以及私募股权和债务部门。

英国脱欧 对冲基金

随着一度繁荣的行业的增长停滞不前,伦敦看上去已经暴露无遗。与英国的经理人相比,纽约,康涅狄格州和更广泛的北美对冲基金行业能够更好地抵御低迷,保持资产并提供更高的回报。

据HFR称,由英国管理人员管理的全球对冲基金资产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底的14.9%缩减至冠状病毒危机爆发之初的12.6%。美国的份额略有下降,从77.2%降至76.9%,加拿大和法国都在增加新业务。根据投资公司Aurum Fund Management的数据,2012年1月至2020年7月,美国经理人的平均回报率为56%,而英国经理人的回报率为40%。

温顿的哈丁先生说:“总体上最好的公司是纽约,而且一直都是。” “英国是美国的小弟弟。”

业内观察家说,现在,冠状病毒危机对伦敦这一拥有数千名员工的部门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而且与欧盟未来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可能进一步损害英国首都的前景。一旦英国脱欧过渡期在12月结束,英国公司可能会失去对欧盟客户的营销特权,并且如果他们想经营基于欧盟的基金,最终可能还会面临更严格的规定。

“美国主导着对冲基金行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投资对冲基金的纽约SkyBridge Capital联合首席投资官Troy Gayeski说。“这只是被大流行放大了。美国拥有增长引擎。”

美国繁荣

其中最主要的是美国股票市场,与对冲基金经理相比,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更有可能在美国股市进行交易。今年以来,美国股市已大大超过欧洲指数,并保持了长期趋势。标普500指数今年夏天飙升至历史新高,尽管最近有所下跌,但今年仍上涨3.4%,而纳斯达克指数则上涨了21%。相比之下,以美元计算,Stoxx Europe 600下跌6.4%,FTSE 100下跌20.2%。

在今年的市场动荡中,一些对冲基金获胜者虽然是总部位于美国的庞大基金,但也有一些伦敦业务。虽然布里奇沃特联合公司和文艺复兴这样的美国经理人还不能幸免于市场下跌,但埃利奥特管理公司,千禧管理公司和城堡都毫发无损,并通过降低风险水平并从市场错位中获利来赚钱给投资者。

大流行期间的旅行限制也无济于事。自从2008年伯纳德·麦道夫(Bernard Madoff)的大规模庞氏骗局被发现以来,许多投资者一直坚持面对面与理财经理面对面,并在进行投资前进行广泛的现场尽职调查。现在,随着冠状病毒变得越来越难,加上美国管理人员的业绩有所提高,一些美国大型机构更倾向于向易于进入的国内公司投资,而避开欧洲资金。

一位驻伦敦的高管说:“在美国有这么多的[投资者]资本,这使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受益。”他最近离开该行业,转投科技行业,以寻求更好的增长和盈利能力。 。“无论是日本还是欧洲投资者,与美国相比都相形见”。

英国脱欧 对冲基金

部位于伦敦的H2O Asset Management由前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前明星基金经理Bruno Crastes共同创立,管理着217亿欧元的资产,该公司去年在巴黎开设了一家办事处,以对冲英国退欧,并正在考虑将基金经理移至那里,一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说。监管文件显示,克雷斯特斯先生于2017年将其居留权从英国改为摩纳哥,这是英国脱欧公投后的第二年。

去年,前GLG明星交易员格雷格·科菲(Greg Coffey)是欧洲最著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由于对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作用的担忧,将其对冲基金公司柯克瓦尔德资本(Kirkoswald Capital)迁至纽约。

尽管几乎没有人相信伦敦将不再是对冲基金的枢纽,但该行业的逐渐消退对其在全球金融中的地位进一步施加了压力。根据Z / Yen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伦敦于2018年3月被评为世界顶级金融中心。随后,它滑落到第二位,仅次于纽约。在这家咨询公司的最新调查中,3月份,伦敦在排名前40位的竞争对手中跌幅均位居第二。现在,它仅排在第三位的东京之上。

“英国脱欧伤害了[对冲基金经理]。现在很多人都是法国人或意大利人。”一位前驻伦敦的经理说,他现在位于欧洲大陆。“这让他们感到害怕,他们感到不受欢迎。”

一个“黄金时代”

伦敦高端市场的梅费尔区曾经是英国对冲基金行业的代名词,那里曾经是一片泥泞的土地,之前在1686年国王詹姆士二世(King James II)批准举办每年一度的博览会。交易员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从伦敦市搬迁到该地区的私人银行和他们的超富裕客户附近,在时髦的聚会场所交换交易想法和八卦,例如Piccadilly上的The Wolseley和Dover Street上的The Arts Club。 。

高财务的到来,超豪华零售精品店的涌入以及高昂的办公室租金改变了该社区的特色。诸如位于伯克利广场旁的Lansdowne Partners和GLG Partners这样的基金已经成长为全球行业中的佼佼者,后者以当时创纪录的租金为Curzon Street支付了租金。

欧元的增长得益于1999年欧元的推出,欧元提供了可以进行资金交易的套利机会,以及在2000年代初期的互联网泡沫中押注的大量科技股。

投资公司埃德蒙德·罗斯柴尔德(Edmond de Rothschild)资本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里克·索弗(Rick Sopher)表示:“当欧元升值时,对冲基金绝对抓住了这一机会。” “那是欧洲对冲基金的黄金时代。”

但是自那以后,使欧洲交易者致富的许多交易机会已转移到大西洋的另一端,尤其是随着美国科技行业的发展。“([欧洲对冲基金]必须寻找成长型公司,而他们家门口的公司并没有那么快地增长,”索弗先生补充道。

一些认识梅菲尔及其对冲基金占用者的人很好地看到了变化的迹象。梅费尔街上的梅菲尔机构萨特·雪茄(Sautter Cigars)的所有者劳伦斯·戴维斯(Laurence Davis)希望他更多的忠实对冲基金客户能搬出英国。他说,他已经看到一些经理离开了,但还没有“可能发生的巨大数量”。就伦敦市中心的对冲基金而言,我们还没有感到英国退欧”。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中的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请以中国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媒体为准,本站不做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投资超11亿 美国荟同学校苏州校区明年9月竣工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