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江苏盐城一检察官被提拔引关注

2021-01-29 00:48:59

2021年1月24日,陈德实电话里说,他的姐姐陈晓红昨晚去世了,可以听得出,陈德实悲伤的情绪中蓄积了极大的怨气。陈德实带着哭腔说道:“为了罹患癌症的姐姐获得救治,我不得不做了行贿他人的供述,可还是没能留住姐姐的生命。我对不起姐姐,对不起被我违心构陷的那些人。如果我不被冤枉,如果我有充沛的精力让姐姐得到及时救治,也许她就不会过早地离开我。”

\

去年年底,就有网络就对陈德实举报原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检察院反贪局长刘某某等审讯人员涉嫌对其刑讯逼供之事进行了发布。

2020年12月27日,盐城市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职前公示》,就拟任干部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在此公示栏内,现任盐城市纪委监委第五审查调查室副主任刘某某,拟任盐城市直单位副处职干部,试用期一年。

关于被举报人任职公示的后续情况以及是否涉嫌违规审讯的问题是否影响其职务升迁,2021年1月25日,盐城市委组织部和盐城市人民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在接受采访时进行了解答。

盐城市委组织部研究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这种情况都要经过组织来认定,没有事实依据是不能乱写的,不能作为新闻报道的。我不太清楚陈德实这个案件,如果这件事情有反映,我们组织内部会有一套程序来进行调查核实,并给当事人作出答复。如果组织上收到他的材料,肯定会按照相关程序进行调查核实。至于组织是否收到了陈德实的材料,我不太清楚。他的职务提拔公示是否结束,我也不太清楚。”

\

随后,盐城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电话中回应:“关于职务提拔网上有公示,公示期早已结束,您可以上网查看,反映材料一般都是寄到干部监督处的。”

干部监督处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则作出这样解释:“我们这边是信访举报公示登记电话。我查了一下系统,是去年年底提成副处级干部,他的提拔公示已经结束,现在正常履职。公示期间关于他的信访举报,我们是负责登记受理的。陈德实写的举报材料这个是工作秘密,我们只能跟当事人联系。”

那么就陈德实的举报投诉,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是否有调查结果?记者拨打了盐城市人民检察院办公室王主任的电话,接电话的一位女士对记者说:“如果陈德实的材料是寄过来的,我们这边按照程序会在规定的时间给他回复。我们对于收集的这些材料肯定会有相关信息记录的。”孟女士给予提供了检察院举报窗口的电话,并建议通过举报窗口咨询。

\

陈德实说自己多次递交信访材料至盐城市人民检察院,至今未果。(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检察院举报窗口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我不在电脑旁边,没法帮您查这个案件。具体负责的工作人员这会儿正在接访。要不你把电话号码留下来,等工作人员回来了再给你回电话。”随即留下了联系方式。但是本文截稿时,一直未接到工作人员的来电。

陈德实讲,2017年10月20日17点,他被自称市纪委、市反贪局联合办案组的人从其盐城的家中带走。当时上门带他走的有十多人,且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随后他被拘禁在位于天山路盐城市纪委办案点,随后他又被转至亭湖区人民检察院。一天后,他被转移到滨海县人民检察院。在这里,他经历了噩梦般的10天。

\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陈德实突然被带走调查,究竟缘何而起?时任滨海检察院办案人员指控陈德实在承接“盐城体育运动学校新校区建设项目道路等附属工程”中,曾向盐城市体育局党委书记杨玉成、盐城体育运动学校校长薛锋等人行贿。而陈德实坚称,他根本不认识杨玉成,至今也没有与其有过任何联系。

2017年10月31日上午11点,留下“行贿”口供的陈德实被准许取保候审,走出了滨海检查院反贪局审讯室。

2018年12月17日,“陈德实行贿案”在滨海法院进行庭前会议。其后分别于2019年1月8日、2月21日、4月18日、4月19日,四次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开庭审理。随后的几次审理中,公诉人指控被告人陈德实在工程承建过程中为获取不正当利益,多次行贿项目方领导杨玉成、薛锋共计26万元,犯罪事实成立,应依法惩处。而辩护人申请法院就公诉人提交的证据应当以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为了核对公诉人提交证据的合法性,辩护人一再请求公诉人出示与证据关联的证明,但在前两次的公开庭审中,并未得到公诉人重视。如公诉人称,对陈德实监视居住的法律手续是“内部文件”,不当做证据当庭展示。再如一审判决书中有这样表述:公诉机关有针对性地向法庭提供了部分录音录像,证明取证的合法性……侦查人员不存在非法取证的情形。而辩护人认为,所谓的“证据”是否合法有效,需要多个旁证来证明,而不能是权力机关的主观判断。

2019年4月25日,滨海法院一审认为公诉人指控的罪名成立,判处陈德实有期徒刑8个月。陈德实不服一审判决,随后在规定的时间内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1月17日二审在盐城中院开庭,2020年2月11日盐城中院驳回了陈德实的上诉维持原判。此时距离陈德实刑满释放已过去6个月。

在二审庭审现场,已经取得审讯全部录像的辩护人张燕生律师说:“陈德实案的检察机关在审讯同步录像基础上,对原始影像资料重新进行编辑、篡改,使之从无罪辩解成为有罪供述的‘再创作’的‘新作品’,这是我40余年法官与律师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发现。”而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惊呼:“我从1989年开始做律师,至今30余年,尚未见过一起检察机关公然变造证据。”

陈德实自我介绍,被传唤期间自己是肾癌刚刚见好,仍在养护中。因为家族基因之故,陈德实的哥哥37岁早亡,还留下一双儿女,其父母也在十几年前罹患癌症去世。也就是说,陈德实承担的不止是一个家庭的责任,而是整个家族的命运。谁料,就在本月23日晚,医病的姐姐也撒手人寰,这是陈德实为什么在审讯室痛不欲生的原因。

\

陈德实被获准取保候审后,一刻没有停歇,不顾带病之身带姐姐求医问药,看到姐姐有所好转后,才抽出时间梳理自己这场“莫名其妙”的官司。陈德实称,取保候审整整一个月后,他又被检方两次传唤,这时候姐姐病情见好,但他稍有心安,自此以后再未做过有罪供述。陈德实说,“三四年前我做了两次大手术,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我只是担心如果我死以后,这个家族怎么办?即便在法庭上,我一直主张法庭调取真实的审讯记录,还我清白。”

陈德实强调:“该案件审讯记录根本经不起推敲。如果我真的行贿了,1100万元的工程款,怎么会核减300多万元?而且工程量也被大大地核减,这是一个说不通的逻辑。此外,检察院指控我和杨玉成在2013年9月至11月期间的一次体校工程会议上相识,后经律师多方调查,以及对我手机等通讯工具几年前数据的调取、鉴定后证实,该工程会议根本不存在。”(陈晖)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文章中的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请以中国证监会指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媒体为准,本站不做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探路者“卖身”:创始人表决权大幅缩水 二股东变为实际控制人
下一篇:连续16次踩中同一个雷!这家公司亏掉了311吨人民币

相关新闻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