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一位科学家的自述:我的师父,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2020-10-10 11:48:20

\

 

我是一九八三年

皈依恩师悟公上人的

我皈依师父的经过

讲起来还很有故事性

可以供养给大家

 

\

 

上图:悟公上人普陀山复兴观音道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身边已经有一批人学佛,有一次他们要到普陀山拜见一位得道高僧,叫我一起去。我正好有空闲,就权当旅游。去的路上,他们一直在劝我,这位上悟下道大和尚是教内有名的大德高僧,你这次见到就皈依了吧。但那时作为一名从事量子力学研究的科学工作者,我对佛教并不了解,对于皈依更没有生起意乐。

到了轮船码头,他们还在继续这个话题,而我也依旧无动于衷。大概是想断了他们这个想法,我后来竟然很狂傲地说到,我是不会轻易皈依的,要我皈依,得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这位师父我要打心底里佩服;第二,这位师父得有时间,我能随时向他请教;第三,这位师父可以在各个方面为我作出指导。

 

\

 

上图:悟公上人在普陀山留影

当我们一行人见到师父的时候,我看到身边的同事、朋友,这些在社会上也算有身份的人,一个个磕头顶礼,都非常虔诚恭敬,这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坐下后,他们又指向我,你看师父这么慈悲,你赶快皈依吧。这时候,师父看了看我,跟大家说:“他不会皈依的,他皈依要满足三个条件的。”随后,师父把我在轮船码头讲的三个条件一字不差地说了出来。

我当时完全震惊了,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在码头说的话这位老和尚是怎么听到的?在这种情绪的冲击下,我真的想皈依了。我跪下来,看着师父,“师父,我要拜您为师。”但师父看了看我,说:“这次不行,这次你是来旅游的,没准备皈依。要皈依下次再来。”

 

\

 

所以第一次,我就这样多少带着点失意的情绪打道回府了。过了段时间,我又跟着几个人到普陀山打水陆。水陆一打好我立刻到师父那里,再次求受皈依。师父看着我,说:“这次也不行,这次你是来打水陆的,不是一心来皈依的。”

经历了两次挫折后,我有点想明白了,师父这么慈悲的人,之所以一再地不授我皈依,正是为了折服我的工作和身份在无形中带给我的傲慢。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师父必定是想让我生起完全的虔信。

 

\

 

调整好自己后,我第三次再上普陀。这一次住下后,一天、二天、三天……师父依旧迟迟不给我皈依。一直到第七天,第二天我都要回去了,师父才终于点头。我记得当时自己是哭丧着脸问师父的:“师父,你为什么让我等七天啊?”师父笑着对我说:“就是让你多吃几天素,干干净净地皈依。”

皈依的仪轨里都是要先忏悔业障的,“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今对佛前求忏悔。”但那是念的,对于我,师父是让我在生活当中实际地去消除罪障。所以我很庆幸,那时候我的傲慢没有起作用,我在那七天里没有逃之夭夭。

上面就是我皈依师父的经过。不能否认,我最初生起信心就是因为师父在复述我的自以为是的三个皈依条件时类似于神通的显现。其实这样的显现,我还有幸见过一次。那次之后,我就笃定地知道,平常只用自己慈悲、恳切的一面度化众生的师父,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

 

上图:悟公上人在新昌大佛寺留影

有一次我到新昌大佛寺去拜见师父,那一天正好也有姐弟三人从很远的地方过来,想要皈依师父。结果师父看着他们说:“你们三个,我不收的。”

师父这句话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因为在我们眼里师父是凡众生所求皆令满足的。那姐弟三人也不甘心,在一旁站了很久。师父就说:“你们站着也没有用的,我是不会收的。”后来那三人悻悻地出去了,我们则在边上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有人开口问师父:“师父啊,别人那么远的路来,你为什么不收呢?”师父回答说:“有三种人我是不收的,一是杀自己父母的,二是出佛身血的,三是破和合僧的。”

 

 

上图:智者大师于新昌大佛寺此尊弥勒佛石像前圆寂

那会儿也真的是好奇,我们就追出去向这姐弟三人打听他们的过去。一打听还真打听出来了,原来这姐弟三人在文革的时候批斗过自己的父母。所以那一刻,我们就觉得师父真是太厉害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这三个人不堪的过往。

我今年已经八十多了,面对前路,我心里很安定。因为对于三宝,我的信念没有动过,虔诚没有动过,而这些,我的师父他都知道。

——摘自2020年8月传喜法师于大圣五台山古文殊寺法堂分享一位科学家回忆悟公上人

文创栏目主编:廖佳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欧洲股市上涨,因为美国刺激计划希望保持活力
下一篇:人民币汇率15分钟飙涨千点,对企业、个人影响巨大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