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网财经

前田惠学先生的佛教研究

2020-10-31 15:09:08 中国企业网

\

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所 嘉木扬·凯朝

前田惠学先生的生平、著述与德业

前田惠学先生是日本著名佛教学者。1926年,先生作为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前田家族的长子降生于净土真宗大谷派速念寺,后为该寺第15代住持。卒于2010年10月 。195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文学部哲学系。1962年以“原始佛教圣典成立史之研究”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明治大学、名古屋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爱知学院大学。主要从事原始佛教、佛教史、佛教学等研究。曾获金泽大晓鸟纪念奖、日本印度学佛教学会奖、日本学士院恩赐奖、佛教传道文化奖等诸多殊荣。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先生以其博士论文获得日本学士院恩赐奖时年仅39岁,是日本人文类研究者中最年轻的获奖者,至今这一纪录仍未被打破。先生于教学研究期间,曾十三次赴海外进行实地调查,其中六次是在锡兰(现斯里兰卡),故而对南亚及东南亚佛教亦有甚深造诣。

自2002年起,前田惠学先生多次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科研人员访问日本。2002年10月,前田先生作为发起人,促成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和爱知县佛教会共同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访日文化交流团”成功访日。该交流团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担任团长,成员包括社科院宗教所四人、雍和宫四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一人。访日期间,王志远博士在同朋大学作了“中国佛教的回顾与展望”的演讲,此文刊于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纪要》(第23号,2003年3月);何劲松博士在爱知学院大学作了“禅意与书画艺术”的演讲;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曹志强副院长在日本真言宗别格本山大须观音宝生院作了“藏传佛教”的演讲。同时,“访日文化交流团”在日本的日泰寺与日本民间团体举办了颇具规模的交流活动,还参访了日本净土宗大本山光明寺、净土真宗大谷派东本愿寺和前田速念寺等与佛教相关的大学以及寺院。所到之处,中国学者和官员平易近人的风格赢得了日本民众的好评。交流参观团此次文化交流活动内容被日本新闻媒体分别刊登在《中外日报社》、《中日新闻社》、《同朋大学学报》、《爱知学院大学学报》等日本刊物上,受到日本学术界和学生们的广泛关注。在日期间,前田先生热情接待了访日团一行,所有成员都为前田先生的慈悲喜舍、宽容大量以及平等待人的利他精神所折服。

\

笔者作为前田惠学先生的硕博连读的中国留日学生,跟随先生去过很多地方,亲耳聆听过他的许多佛学课程和其他学科的公开讲座,先生嘱咐我把每次上课内容以及讲座内容录音、整理并保存下来。我们知道:乔达摩·悉达多太子成为释迦牟尼佛之后,讲经说法四十九载,其内容都是由佛的大弟子阿难等人以心记法结集整理,并得以流传至今乃至后世。所以,佛经都是以“如是我闻”开始,意谓“我是这样听释尊教导的”。现代社会科技手段不断发展,可是人的记忆力却在减退。我们要与时俱进,于是我用现代的电子录音设备,为先生录制了讲经说法等开示内容。

笔者在前田先生门下留学研习佛学十余年,耳濡目染先生研究现代佛教的枢要——这也是先生时时教诫后生的佛学研究方法,即注重文献与实地调查。展开来说,就是研究佛学必须注重两种方法:一是建立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二是必须要进行田野调查,唯此才能了解佛教的真实样态。他认为,把高僧大德的讲经说法记录下来,把民众的信仰状况记录下来,才能切身体会佛教的博大精深,才能深入体现涅槃为目标的“教义佛教”(Doctrinal Buddhism)和信奉业与轮回的“民众佛教”(Popular Buddhism),才能体察洞窟修行僧和在家信徒的上座佛教基本情况。这也是促成先生在有生之年先后六次赴南亚及东南亚进行佛学实地调查的原动力。应该说,像前田惠学先生这样精通佛法和世间法的高僧学者在现今堪为稀有。

前田惠学先生还致力于佛教的学科建设和学际交流。1977年,在先生的努力奔波下,日本学界成立了巴利学佛教文化学会,并由先生亲自担任会长。成立“巴利学佛教文化学会”的宗旨是为研究巴利学佛教文化学的研究人员提供相互理解、相互协助的平台。此外,先生还设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前田基金”,用于田野调查和邀请海外学者赴日本进行学术演讲,并把学术成果刊登在《巴利学佛教文化学研究》年刊上。世界宗教所郑筱筠研究员曾两次应邀参加 “巴利学佛教文化学学术大会”,并做了题为“中国云南省上座佛教的民族特征”和“中国南传佛教信仰地区泼水节的区域性特征”的学术报告,分别刊登在《巴利学佛教文化学研究》第21号(2007年)和第22号(2008年)上。笔者也曾先后四次在该学术大会上做了学术报告,题目分别是《文化大革命后蒙古族地区佛教的状况——以北京市雍和宮和承德市普宁寺为中心》(《巴利学佛教文化学研究》第16号,2003年);《蒙古地区的净土思想》(同刊,第17号,2004年);《蒙古族地区佛教寺院的早课研究》(同刊,第20号,2006年)。2009年5月,笔者在日本高野大学举办的第23次巴利学佛教文化学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了题为《云南省的佛教现状》的研究报告。

\

2003年11月,日本巴利学佛教文化学会和日本东海印度学佛教学会(两会均为前田先生兼任学会会长)共同邀请了北京佛教居士林夏法圣理事长参观访问日本,同行的还有北京市宗教局季文渊副局长。访问期间,他们在日本同朋大学分别做了“中国的居士与居士林”、“禅净双修与人间佛教——打禅七与念佛打七”、“净土念佛与临终的关系“的演讲。日本《中外日报》(2003年11月27日)和日本《中日新闻社》(2003年12月7日)分别刊登、介绍了夏法圣理事长和季文渊副局长访日演讲的内容。受到日本学术界的关注。夏法圣理事长的演讲内容“现代中国的居士佛教”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刊登于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纪要》(第24号,2004年3月)。

此外,前田先生与韩国佛教界还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的夫人前田龙女士,从49岁开始学习韩语,翻译出版了《中日韩文净土读诵经典》(日本法藏馆,1984年),用韩语翻译了日本净土真宗的《叹异抄》等,收录在《前田惠学集》第七卷《命终时》,该卷还记载了夫人手记“追记二、母亲的事件——看护十八年”记述了前田龙女士精心照顾婆母十八载的感人事迹。前田先生赴韩国进行田野调查的研究报告“通过韩国佛教思考日本佛教与韩国佛教的关系”,收录在《前田惠学集》第二卷《什么是佛教以及佛教学应如何进展》,该卷还收录了“首次学术大会在首尔举办——佛教学应该如何与时俱进”。2002年7月,日本印度学佛教学会学术大会在韩国东国大学召开,前田先生应邀发表特别演讲,对于日本占领朝鲜半岛时期给朝鲜人们带来的痛苦、悲剧表示真诚的谢罪。

一、 前田惠学先生的主要佛学思想

前田惠学先生经常思考“什么是佛教”,他所得出的结论在《前田惠学集》第二卷《什么是佛教以及佛教学应如何进展》的首页上鲜明地表述出来,即“所谓佛教,就是以佛陀为初祖,把涅槃乃至开悟和救度视为最究竟的价值乃至最终目标(旨在实现此目标)的综合性的文化体系。前田先生对有关各种现代社会问题的思考和解答,收录在《前田惠学集》第六卷《在核时代的和平与共存等》,其中,“主张佛教的共存思想为世界和平起现实作用”一文中,提出了佛教与其他宗教和谐共生的可能性。在第七卷《命终时》收录了“藏器移植问题”,作为日本印度学佛教学检查委员会的委员长,前田先生从佛教的理念上阐述了对于藏器移植问题的独特看法。

前田先生在《如何思考释尊》一书中指出:释尊发现觉悟缘起真理,应称佛陀,初转法轮给五比丘讲法开始利他行,应称如来。在原始佛教时期,虽然有很多佛弟子都能开悟,但他们没有利他之行,所以只能证到阿罗汉果位,而不能成佛,由此,释尊也就没有确立继承人。在第七卷《命终时》,先生针对日本净土真宗的教理状况进行了深入分析和研究,指出:亲鸾圣人的教诲立场主要在于“还相回向”,要达到“还相回向”,就必须修持普贤之菩萨行,如此才能入道。他说:“在生命持续之下,坚定不移地修持利益众生的菩萨行,即净土最高的修持法门。”他还一针见血地提出,亲鸾圣人所说的“恶人正机”的恶人不是别人,而是修行者自己。《释迦牟尼佛赞》中说:“一切诸佛兴于世,圣教显明如日光;持教相和如兄弟,愿施正教恒吉祥。”我们仔细想一想,如果没有我们的父母,哪会有我们的今天?父母给了我们无私的养育,父母之爱是世间最纯洁的爱,真诚的爱。所以,佛经上说:把一切过去、现在、未来的众生,都看作我们今生的父母,知恩、念恩、报恩,慈爱、大悲、增上意乐(广大的责任心),发菩提心,这也是佛教所说的“一切众生是我福田”。前田先生还结合当今社会的现状,指出,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为“我”服务,假如没有人民大众,“我”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也生存不了。佛教倡导众缘合和、善待众生、感恩社会,传播佛教文化和提倡“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是诸佛所强调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石。人们能否遵循“认识自我,感恩他人;奉献社会,从我做起”,放下世俗的聒噪,感受菩提智慧的清凉呢?

前田先生热爱和平,反对暴力,是当今公认的世界佛教领袖之一,为中日佛教、日本与东南亚佛教乃至世界佛教的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世人如若都像前田先生那样,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身体力行、奉献社会,人间将会呈现出一幅和谐、吉祥、美丽的乐园图景。先生经常教导后学:“修持佛学不是取,而是舍,若不做利他之行,则无以成就佛道。”

前田惠学先生作为佛教内的著名学者,对原始佛教造诣深厚。他认为:研究佛教必须首先要了解原始佛教,而要了解原始佛教,必须要把握与研究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时所宣说的佛法,这样才能够称得上是佛学研究者。先生作为日本财团法人佛教传道协会颁发的2005年度“佛教传道文化奖”功劳奖的获得者,极力主张佛教不是某一个宗派的佛教,或者仅仅崇拜各自宗派的初祖,而无视或者忘却了释迦牟尼佛的教理。倘若如此,就不堪称其为佛教。他特别强调:佛教是宽容、理性、一切众生平等的宗教,倘若有宗派之见、有民族之见、有国度之见的话,就从根本上背离了佛教的原始思想和永恒真理。

作为日本佛教界学术泰斗、日本国文化功劳者、世界稀有的佛学家和佛教文化人类学家,前田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总结了以释尊为初祖的原始佛教样貌,分析研究了现今佛教的实际状况,展望并提出了今后佛教发展的方法论。他认为,释尊能给7岁的儿童说法、开悟,我们努力做学问不只是为学者能理解认识就罢了,也应该努力使那些普通民众能理解接受佛法的真谛,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研究佛学的大家。日本山喜房书林在版书的横标中称,“《前田惠学集》的出版发行开创了研究佛教学的新天地,若想成为真正全面了解研究佛教全貌的后学者,那就有必要精读《前田惠学集》全集。”

三、前田惠学先生与东南亚佛教

\

东南亚佛教是以南传上座部为主的佛教。主要传播于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中、南部的部分地区。前田先生在其佛学研究中,非常注重田野调查的研究方法。在他的研究生涯中,身体力行,不仅走遍了斯里兰卡、缅甸、孟加拉国、印度、泰国、老挝、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南传佛教国家,而且走遍北美和欧洲开展细致的调查研究活动,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学术界和佛教界信众的深切赞扬和爱戴。特别是他把精心调查来的有关数据和当地佛教现状形成文字,整理保存下来。这些田野调查的研究成果和相关的方法论已经分别收录在《前田惠学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即《现代上座佛教的世界(一)》和《现代上座佛教的世界(二)》以及别卷二《现代斯里兰卡的上座佛教》。通过这些实地调查与研究,前田先生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东南亚上座佛教研究学者。前田惠学先生提出,“当今世界之诸地域佛教,大体分为两大领域:一为南方的上座佛教;二为北方的大乘佛教;不了解、不研究这两大地区的佛教,就无法了解佛教的全貌。”

他在“今日之迷惑与明日之希望——轮回思想对人生的意义与界限”中说:人轮回流转而去的世界,是由人在这一世所作的行为即业力来决定的。抛开业力问题,无法谈轮回。自己所造作的行为的结果,肯定是在自己那儿有酬应的,无论什么人,都不可能让别人代替自己所造作的业。在六道轮回的世界里,有生死之苦、有迷惑,这点是不变的。而且六道还是受善因善果、恶因恶果这种果报之理支配的世界。他在文章中,从不同视角给大家介绍佛教对业力轮回“怎么看”的问题,只有弄清“怎么看”,才能客观、正确地对因果关系提出“怎么办”的举措。因为,因果定律是佛教对东南亚地区影响最大的理念。佛教虽然也讲个体,但佛教讲的个体是可以轮回,和西方不一样。而且,就佛教来讲,人们也有个误会,其实佛教最根本的是要超越这个轮回,要了脱生死、摆脱轮回之苦。佛教讲“阿罗汉”,什么叫“阿罗汉”?阿罗汉有四个标志:一是所作已办,就是尘缘已了;二是梵行已立,清净修的行为已经确立了;三是生死已了;四是不受后有,没有来生。这才是阿罗汉。释尊在灭度时告诫其诸弟子要以戒为师,以法为师。佛教最根本的教诫是“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七佛通戒,能净为释迦,以法为荣。因果业报,自作明灯。自皈依,自明灯;法皈依,法明灯。古德也开示说:“生命无常如水泡,常念生死如闪电;善恶业果如身影,形影不离各自受。”

在透彻研究了“南方上座佛教”的基础上,前田先生又以“北方的大乘佛教”为对象,亲临韩国、中国包括台湾地区、蒙古族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研究。对中国佛教的田野调查研究成果,即“访问北京、河北地区念佛打七”和“现代中国的居士佛教与念佛信仰”被分别收录在第二卷《什么是佛教、佛教学应该如何进展》和第七卷《命终时》。

四、中日佛教学术交流、促进两国人民的友谊

1999年7月,笔者陪同前田惠学教授来中国访问,拜会了当时的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法师,在教务部主任妙华法师的推荐下,特访了北京佛教居士林夏法圣理事长,以及当时北京雍和宫胡雪峰副住持、北京广化寺怡学方丈,了解了通教寺等寺院的念佛情况。两国佛教界人士之间对净土念佛进行了热情洋溢的交流与会谈。此次访问成果由前田惠学教授在日本《中外日报社》以“关于访问北京、河北念佛打七情况”为题(1999年9月16、17、18日)进行连载。笔者也在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纪要》(第20号,2000年3月)上刊登了“中国念佛打七信仰的发展与现状”的论文。比较详细介绍和论述了我国净土思想的现状,并对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发挥的积极作用进行了论述。

1998年3月27日至4月15日,应全日本佛教会副会长、爱知县佛教会(岩田文有会长、日本净土宗大本山光明寺住持)和名古屋净土宗想念寺邀请,丹迥·冉纳班杂活佛作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佛教文化交流团团长,同河北省承德市普宁寺塔日吉德活佛、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办公室李德成主任一行3人赴日本访问。在日本期间,先后走访了爱知县、名古屋市、京都府、鸟取县、东京都等5个佛教宗派的22所寺院和佛教大学(爱知学院大学、同朋大学、龙谷大学),以及有关的佛教团体和新闻出版机构(中日新闻、京都新闻、中外日报、佛教周刊、爱知学院大学学报)。弘法传情,广结善缘,为中日两国源远流长的佛教文化交流史增添了光辉,增进了我国汉、藏、蒙语系佛教与日本佛教界的友谊。爱知县是日本佛教寺院最多的县,现有佛教寺院4500多座。全日本佛教约有16个宗派、77000多座寺院,共有僧侶80000多名(日本总人口1.3亿)。

东别院是日本佛教净土真宗大谷派东本愿寺(位于日本京都)在中部地区的分院,东別院所属的净土真宗寺院就有700多座。

1999年6月,日本爱知县佛教会会长岩田文有法师,率爱知县佛教会43人来我国访问了北京雍和宫、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大召寺、席力格图召和河北省承德市普宁寺,并在普宁寺举行了蒙藏佛教和日本佛教共同祈祷大法会,法喜充满。

\

2002年10月,受日本同朋大学和爱知县佛教会共同邀请,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卓新平所长为团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访日文化交流团”(社科院宗教所4人、雍和宫4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1人共9人组团)赴日参观访问。王志远教授在同朋大学作了“中国佛教的回顾与展望”的演讲,此文刊登于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纪要》(第23号,2003年3月)。何劲松教授在爱知学院大学作了“禅与书画艺术”的演讲,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曹志强副院长在日本真言宗别格本山大须观音宝生院作了“藏传佛教文化的特色”的演讲,又在日本日泰寺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访日文化交流团”与日本民间团体举办了颇具规模的交流活动,中国学者和官员平易近人的作风赢得了日本普通民众的好评。交流参观团还参访了日本净土宗大本山光明寺、净土真宗大谷派东本愿寺和前田速念寺等佛教相关大学以及寺院。日本新闻媒体的报道分别刊登在日本《中外日报社》、《中日新闻社》、同朋大学学报、爱知学院大学学报等刊物上。

2003年11月,日本巴利学佛教文化学会和日本东海印度学佛教学会共同邀请了北京佛教居士林夏法圣理事长参访日本(北京市宗教局季文渊副局长同行)。访问期间,在日本同朋大学分别做了“中国的居士与居士林”、“禅净双修与人间佛教——打禅七与念佛打七”、“净土念佛与临终的关系“的演讲。日本《中外日报社》(2003年11月27日)和日本《中日新闻社》(2003年12月7日)分别刊登介绍了夏法圣理事长和北京市宗教局季文渊副局长访日演讲的内容。受到日本学术界的关注。夏法圣理事长的演讲题目为“现代中国的居士佛教”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刊登于日本《同朋大学佛教文化研究所纪要》(第24号,2004年3月)。

五、近水远山皆有情

\

2009年4月,在日本名古屋樱花盛开的时节,经北京雍和宫藏传佛教艺术博物馆的支持和本人的推荐,应日本佛教曹洞宗德林寺和同朋大学的邀请,北京雍和宫李立祥老师、徐新华老师和旺吉拉老师与我赴日本名古屋市,《心系雍和宫与草原美术作品展》于4月1日至8日在名古屋市德林寺和同朋大学同时展出。日本寺院是按阳历计算节日,此日正是释迦牟尼佛诞日,依循仪轨,德林寺将举行纪念“释迦牟尼诞生法会”。期间还要开展系列文化活动,其中包括艺术展览。2002年,李立祥老师曾应约为光村出版株式会社的国语教科书中反映草原内容的课文画过8幅插图,题目是《苏赫的小白马》,即《马头琴的传说》,至今许多学校还在使用这一课本。我们还应居住在濑户市郊外的谷口义胜先生的邀请,到他家做客。这次聚会的情景令我难忘,那日正赶上下小雨,屋外的田野、树木、村舍在雨雾中显得朦朦胧胧,使我感觉如在梦中。家中的主人、朋友早已在门口等候,我们一进到屋内就感觉到周身温暖。看到墙壁上悬挂着照片、字画和饰物,其中有李立祥老师书写的隶书“帘外雨花知佛境,门前流水见禅机”,这幅字还是几年前我带去的。真是太巧了,我和李老师觉得此联正是当下情景的写照。厅内两个古色古香的条案相连,大家围坐。经我不断地翻译,我们交谈着,已经夜里十一点了,仍是气氛热烈。饭后,主人准备了用宣纸裱好的卡片,请李老师分别为每人写上一幅字。如此,他写了“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等句。

前田先生的一生是知行合一、切实践履释迦牟尼佛教导的一生。他的往生不仅是日本佛教和学术界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佛教界和学术界的一大损失。先生高尚的品德修养以及深厚的学术造诣,将会成为后学做人和为学的准则,先生的德业和风范将永存世间!

衷心祝愿前田惠学先生乘愿再来,利乐人天!

\

文创栏目主编:廖佳

发布:xiuyue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除我单位采编人员采写外,其他部分用户投递或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若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

上一篇: 伊朗转向比特币为进口提供资金
下一篇:最后一页
©2016中国企业网
网页版